首页
第08版:副刊·文苑

椿树的魅力

□ 古保祥

去嘉应观游玩,我被两株椿树的魅力感染了。

景区的人叫它们姊妹椿,就是两株椿树长到了一起,像双胞胎一样。

这是雍正钦赐建造的道观,也是万里黄河唯一一所治理黄河的行在。我从椿树那儿起身,绕过钟楼与鼓楼,再经过大禹的神位,跃过丹墀,看到了雍正正襟危坐,手持山河社稷图,然后我又回到了姊妹椿的身边。

我猜测这两株椿树一定充满了传奇色彩。我绕着树身仔细看它们的纹路,因为祖母曾经告诉过我,椿树是长得慢的植物,尤其是臭椿树,不管长多少年,它们的树身不会太高,这可能是基因所致。叫我感兴趣的是它们如何纠缠在一起,我用了各种各样的幻想试图还原整个过程:最开始时,这儿可能还是断壁残垣,战争的阴影尚未散去,原来的嘉应观方圆非常小,战后,有一只鸟儿衔来了椿树的种子,落在这儿,椿籽遇到了湿润的土地后,开始萌芽。当时,长出来的椿树一定不是一株,应该是一大片,但经年累月,最后只剩下一株。椿树要发展要生长,它的根系不断地发达,有一块树根调皮,想从老椿树身上逃离,另立门派,于是,它拼命地往北边生长,直至形成了庞大的根系。在另外不远的地方,长出枝芽与叶子,另外一株椿树就这样应运而生了。我想,它们一定是同一块根系,缠绕在土地里……

嘉应观处于武陟县,在清代属怀庆府管辖,这是块风水宝地,典型的中原,北边是太行山,南边是黄河,这样的土地上,椿树可以自由自在、无拘无束地生长,就像这儿的人们一样,善良质朴。几个游客驻足,他们品头论足关于椿树的种种过往。“听说在树上拴红布,便可以高中状元。”“还可以心想事成,我的事儿太多,我得拴块红布。”被神化了椿树一定在苦笑,因为它们只是两株椿树,经历了万千种磨难,才有了现在的灵性与善解人意。

我看到了无数叶片上面,挂满了各种各样的祝福红布,有些年代久远,已经腐烂变质,大多数却是新鲜的。刚刚下了一场雨,湿漉漉的红布在风中飞舞。

我在椿树的身上,发现了“花娘娘”,这是以椿树为生的一种昆虫。小时候,在家里的椿树上,经常逮这种“花娘娘”,逮住了,它便在你的身上分泌出一种香液,摄人心魄的香味。这种虫子可以吃,但必须烧熟了吃,放在煤火上面,烧焦了,香味四溢,如果烧不熟,会有一股子怪味。我轻轻地将一只“花娘娘”捧在手心里把玩,任凭它肆意地将香液喷在我的手上,我知道它是在制造逃跑的良机,所以,我顺应它的心情,将它放置在椿树身上,它扭动了一下尾巴,爬了几下,飞到一片叶子上面,犹豫了一下,又飞到了另一片叶子上面。它们就这样无休无止地爬动、飞翔。它们原本就与两株椿树共生,共一轮明月。

游客们在此地游览时,除了听取故事外,便是在此地拍照。有个游客一心想将两株树身拍全,可是,他一直没有成功。后来,他爬上了钟楼,从钟楼处的小窗户上往外面拍摄,好歹找到了最恰当的角度,照片上两株树相互依赖,平等相待。

我觉得以这样的方式存在于世间,椿树一定不会寂寞。一株树太孤独了,哪会经得起这么多苍生的崇拜,还有自然的冲击,更有战争的洗礼,两株树就像一个家庭里的两个孩子,互帮互助。它们就这样相互搀扶着,走过了万千岁月。黄河从身边滚滚淌过,椿树吸取了日月精华,它们虽然被赋予了神圣的力量,它们的生存依赖的却是自然法则。

2022-03-04 4 4 长春日报 content_1870490.html 1 椿树的魅力 /enpproperty--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