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
第08版:副刊·文苑

三月韭芽芽

□ 米丽宏

风吹过田野,有了暖意。灰头土脸的老韭菜墩子,像被谁喊了一声,忽然惊醒,争着把自己的“孩儿”推到春风面前。它们相帮着,抻抻这,拽拽那,“孩儿”们的绿裙都细细整理好。一时间,你也水灵,我也清爽。看,都是娉婷美少女。那“一畦春韭绿”的视觉美让人迷醉。

其实呢,韭菜最初的芽芽,不是青,也不是绿,而是红中泛着紫。韭芽弧形外翻,造型犹如袖珍的君子兰。那富有韵致的形态,被南风托浮,仿若大地飞歌的音符,灵动又跳跃。但是长着长着,韭叶就少女化了,呈现出端秀娟娟的身姿。一簇,一叶,鲜灵灵,翠生生,滑腻腻,质感分明。

有人说,人生中一多半的美好,在于初见时的惊艳。一畦春韭,让萧瑟了一冬的眼睛被嫩绿刷新,不由得人不欢喜。也是,春光一冒头儿,韭菜们就探得先机,新老联手一起用力,沉凝的冬意被掀翻。岁月的苦寒,被它们鏖战过来,成了尖尖的刀剑模样。一地韭芽,嫩嫩戳起,满地荣光。这微小的“刀剑”,在我看来,简直不是草本的蔬菜,而是一群从时间紧箍的怀抱里挣脱而出的绿精灵。它要蹿跃,要飞腾,势不可挡。

风在田野翻个身儿,园子里就跑出辛辣辣的韭菜香。不光是香,一圃子韭菜,还让小菜园幻化出了一种滋滋润润的鲜活,一种生发在阳光雨水里的昂然、祥和与葳蕤。它们,陪伴着还不太光鲜的春天,一天天把日子翻新。

“夜雨剪春韭”。春风春雨,渐将一畦畦韭菜梳理、滋润得明媚又瓷实,以至于有了几分艳色。菜园里,开始浮现人的身影。他们俯身察看,爱怜地割下一年里第一茬韭菜。

肥腻腻、厚嘟嘟的韭菜碎,入了蛋液,急火炒就,试一试春盘,肺腑里洋溢着春意春味道。作家陆文夫赞新韭“肥、滑、香、嫩、鲜”,晋代周处《风土记》载:“元日造五辛盘。正元日五熏炼形。”盘中盛五种辛荤的蔬菜,小蒜、大蒜、韭、芸苔、芫荽之类,有散发五脏之气的作用。

春韭辛鲜,南北“卷”春,少不了这一味。正所谓“调羹烙饼佐春色,春到人间一卷之”。把那韭菜饺子、韭菜合子、韭菜豆芽粉丝蛋缕的春卷,依次试一试,你就清楚头刀韭是怎么个“鲜”法了。探春、尝春的妙处,一多半在这里了。它那特有的鲜活、明媚,叫人食欲大动,思之寐之。

选一个周末,自己动手做春卷。面皮擀得薄而透明,馅儿调得堆金砌玉,轻轻巧巧卷起来,像是将一小堆一小堆的春意,收藏在了心里。春卷炸出来,外观金黄色,咔嚓咬一口,外皮脆生生,馅子香喷喷。油香,面也香,更烘托出春卷的清新。

韭菜的辛香非但没减弱,反倒虎虎有神。春韭,把春天盘活了。

韭菜,是味觉舞台上的青衣,不花哨,它水袖一甩,一转身一回眸,一个早春,便有了深深浅浅好滋味。

2022-03-04 4 4 长春日报 content_1870491.html 1 三月韭芽芽 /enpproperty--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