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
第08版:副刊·书香

古人纳凉趣法

□ 王 艳

今年的三伏,足足有四十天。

现代人有空调凉房,解暑容易些。

古诗云,“荷花入暮犹愁热,低面深藏碧伞中”,水中荷花都嫌热的三伏天,古人用什么避暑呢?

古人纳凉,有一些常规做法,有扇扇子的,“木槿花开畏日长,时摇轻扇倚绳床”;有焚香的,“燎沉香,消溽暑”;有开窗户开门的,“开轩纳微凉”“夜热依然午热同,开门小立月明中”;有猫在树荫底下的,“避暑高梧侧,轻风时入襟”;有水边蹭凉快的,“避暑临溪坐,何妨直钓鱼”……

还有吃吃喝喝消暑的,比如喝冰镇的饮品,“挫糟冻饮,酎清凉些”(屈原《楚辞·招魂》);吃冷水浸过的水果,“沉李浮瓜冰雪凉”(李重元《忆王孙》);吃冰凉的甜品,“玉来盘底碎,雪到口边销”(杨万里《咏酥》)……

当然,也有那么一些“非常规”的纳凉方法和纳凉神器,举几例博诸君一笑。

其一,穿凉快衣服,呃,以及少穿衣服。

首选轻薄布料。《国朝宫史》载:“春秋以缎绸,夏以纱,冬以裘,随时所宜。”夏天当然要穿最凉快的衣服,“浅色縠衫轻似雾,纺花纱袴薄于云”,轻薄透气的衣料,再舒服不过了。白居易《夏日作》:“葛衣疏且单,纱帽轻复宽,一衣与一帽,可以过炎天。止于便吾体,何必被罗纨。”葛衣,用葛之茎皮纤维织布而成,廉价易得,且“白如雪华,轻譬蝉翼”,轻薄不输丝织品。

竹子、珍珠做衣料。竹衣,俗称“隔汗衣”,用细竹管穿结而成,透气、解热,隔绝汗水,防止外层的珍贵衣物因浸汗褪色变形。其制作工序繁琐、工艺精细,成本较高。珍珠衫,或可分“汗衫”和“披肩”两种。冯梦龙《喻世明言》“蒋兴哥重会珍珠衫”,王三巧偷赠陈大郎“珍珠衫”,“暑天若穿了他,清凉透骨”。珍珠汗衫,是贴身穿的,取珍珠清凉润滑功效,作消汗之用。

潇洒疏狂之人,干脆敞着衣服,或者不穿衣服。东晋时,太尉郗鉴想从王导子侄中选女婿,王家诸郎都比较矜持,“唯有一郎在东床上,坦腹卧,如不闻”(南朝宋·刘义庆《世说新语·雅量》),只有一个人敞着衣服,露着肚子,躺在东床,对选婿之事置若罔闻,便是后成书法大家的王羲之。

其二,躺凉席、凉枕,以及拥抱一切凉东西。

凉席古已有之。三国张纯《席赋》称“席以冬设,簟为夏施”。簟,本意是指蕲竹所制竹席,“溽暑快眠知簟好,晚凉徐觉喜先成”,为纳凉神器,因为祛热效果实在好,南唐宗室宜春王李从谦以竹席拟人,封它为“夏清侯”,还特意作了一篇《夏清侯传》。古人编织凉席,多以藤、竹、蒲草为主,也有以兽毛、兽皮为材料的:有牛皮席:晋《东宫旧事》“有赤皮席,今盖仿而为之。皮性暖,此却着身有凉意,质亦软滑,夏月颇宜。”

枕头也要选择凉快材质。有玉枕,宋代李清照《醉花阴》:玉枕纱厨,半夜凉初透;有石膏枕,唐代薛逢《石膏枕》:“表里通明不假雕,冷于春雪白于瑶。朝来送在凉床上,只怕风吹日炙销”;有瓷枕,清代邓瑜《南柯子》:扫簟欹瓷枕,开窗隔绣帘;有水晶枕,唐代崔珏《水晶枕》:“千年积雪万年冰,掌上初擎力不胜。南国旧知何处得,北方寒气此中凝”;有瓦枕(陶制枕),宋代杨万里:竹床移遍两头冷,瓦枕翻来四面凉……

除了日常寝具,还有见啥凉快就贴啥的。

贴棋盘。《世说新语·排调》载,“盛暑之月,丞相以腹熨弹棋局,曰:“何乃渹!”盛夏酷暑,丞相王导(王羲之叔父)将肚皮贴在棋盘上,大呼“怎么这么凉快!”

抱冬瓜。岭南炎夏,会将大冬瓜泡在水缸里,吸透凉气后,放在床上让小孩子抱着睡觉。冬瓜体量大,不易腐坏,中空外实,热容显著,是很有特色的消夏方式。

束冷蛇。《酉阳杂俎》卷十七载,“申王有肉疾,腹垂至骭”,申王肚子上的肉下垂到小腿,外出要用布条勒住,一到夏天便喘气困难,唐玄宗令人从南方捉两条冷蛇,“蛇长数尺,色白,不螫人,执之冷如握冰”,申王把蛇系在肚子上,“不复觉烦暑”,再也不觉得夏日难挨。

其三,花香纳凉。

“一卉能熏一室香,炎天犹觉玉肌凉。”鲜花的芬芳气息可使人放松精神,解暑湿、消郁热,令人酣然入眠,达到消暑目的。

有在水塘、院子里栽花的。唐代高骈院中有满架蔷薇,“水晶帘动微风起,满架蔷薇一院香”;宋代陆游在窗前栽植兰花、玉簪和百合,微风一过,花香入堂;曹雪芹的祖父曹寅住在荷塘边,“湖边不用关门睡,夜夜凉风香满家。”《泉南杂志》记载,官署里的茉莉,“高及檐”,夏天夜晚设木榻,坐于花下乘凉,“清芬郁烈”。

有在厅堂、器物里放花的。宋代周密《武林旧事》记载,南宋皇宫中“避暑多御翠寒堂等纳凉,置茉莉、素馨等南花数百盆于广庭,鼓以风轮,清香满殿”,百盆香花置于大堂,用风轮吹动花香,这阵仗可是了得。前文提到的“竹夫人”,夏日里,常常在其内部放入薄荷、栀子、茉莉花,以花香熏床。

其四,意念纳凉。

俗语说,心静自然凉。

白居易就是这么认为的。他的《销暑》写道:“何以销烦暑?端居一院中。眼前无长物,窗下有清风。热散由心静,凉生为室空。此时身自得,难更与人同”,但是他自己也感慨,跟我有同样想法的人,肯定微乎其微吧。

那他是多虑了,跟白居易有一样想法的,还有宋代邓深,“心地清凉无热恼,炎天直与冷秋同”,再热的天儿,我也觉得跟凉爽的秋天相同。还有清代郝懿行,“心清不借甘瓜镇,几静惟闻古墨香”,读书安心,就一点儿也不觉炎热了。

2022-08-08 □ 王 艳 4 4 长春日报 content_1879182.html 1 古人纳凉趣法 /enpproperty-->